Image
Image

开设书法专业,真的没有必要?


编辑:2021-08-19 11:49:22

解小青的小字楷书颇有些远去时代鸿雁传书的古雅风趣;蔡梦霞的形式探索,让人一见觉“丑” ,再品却“很有味道” ;白砥的行书李煜《捣练子》斗方、薛养贤的行书《元贤题画诗》颇具节奏之美,呈现出与全国展、兰亭展、单项展截然不同的面貌与气息。

近日,由中国美术馆自主策划并主办的精品书法艺术展览“翰墨传承——中国美术馆当代书法邀请展(2014) ”在京举办,展出的130件作品出自朱以撒、徐利明、韩天雍、倪文东、刘彦湖、薛养贤等26位书法家,他们皆接受过高等院校书法专业的系统教育,而且其中多数书家至今仍然工作在高等书法教育线;他们术业专攻,于书法理论及创作实践上皆有很高的成就,技巧表现中潜在其学术思想的支撑。展览将关注的视角着力于接受过高等院校书法专业系统教育的书法家的创作面貌,通过作品展示他们的创作理念。

书法教育作为传承书法文化的重要方式,已经由昔日口传心授、私塾式教育为主,发展至以学科化、系统化学校教育为主的多种形式。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创新,中国书法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各类书法团体相继成立,书法展赛广泛开展。就书法教育而言,无论是群众性业余书法教育、中小学基础书法教育,还是高等院校的专业书法教育都取得长足发展。这其中,高等书法教育更是日见规模,已经以一门专业学科甚至一个特色学院的方式,在全国数十所大中院校内出现。

30年前,书法高等教育远没有这样系统而完善,“近代以来,由于社会激荡,中国文化界产生了文化反思,有一股否定汉字乃至废除汉字的思潮。相对于徐悲鸿、林风眠等留洋归国的美术家在中国建立美术学院,推进中国美术高等教育体系的建立,书法界始终是一片空白。上世纪60年代,浙江美院办了书法专业,只招了两三个学生,而且办了一届就办不下去了”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书法博士郑晓华谈到。

据郑晓华介绍,上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书法事业的发展,汉字的地位有所提升,成为书法学科发展的保障,“从中专到大专,从本科到硕士,从博士到博士后,从传统的家塾授课到明确书法在高等教育中的地位,书法建立了完整的教育体系” 。

但仍然有不同的声音:“很多专家都说,没有必要开设书法专业,写写就行了,没那么多可学的。 ”中央美术学院讲师、书法博士蔡梦霞说,至今这种声音还在书法界不绝于耳。“其实书法专业的关键是学习文化、培养专业的书法从业者,我们的学科有架构体系、理论基础、实践活动,并不是‘写写就行’那么容易。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倪文东介绍,去年,全国已有90所大学招收书法专业学生,除了太原师范学院和泉州师范学院的书法专业是放在文学院,绝大多数书法专业都归属艺术学院,“书法专业是一种艺术教育” 。他说。

书法专业的学生,并不像外界所想的那样, 4年中对着古代碑帖一味傻抄,或者兴之所至信手而书。针对“写写就好”的偏见,蔡梦霞认为书法高等教育的意义在于勾勒书法中除了书写之外的另一条线索——艺术,“美的感受是需要专业培训的,会写只是基本功,而阅读的文化、美的传承和书法与当代审美的关系,都需要在高等教育中发现和厘清” 。

书法的高等教育也并非千校一面。综合院校如北京师范大学,注重的是学生的文化培养,“我们在招生中是把文化课和专业分相加再除以2,来确定录取哪些学生;在教学中,也更看重培养学生的文化修养” 。倪文东说。而中央美术学院等艺术院校,则必然把艺术视为“准则” 。蔡梦霞谈到:“我们强调视觉的审美,注重作品的形式感。能让学生的创作有艺术的特点,是教学的目标之一。 ”

在倪文东看来,面向大众的书法传播,是高等教育更为重要的作用。“有人说,书法家是专门写些别人不认识的字的人,但书法家写的也是字出有因的,两方面都没错,只是缺乏有效的沟通和传播——高校在其中就有推广的责任。 ”--太原书法培训

版权所有:丽军书院  备案号:晋ICP备09008404号-1

联系电话:13693298365(北京)

                  15035192158(太原)

                  

一部地址:北京市西三环北路花园桥首都师范大学旁

二部地址:太原市五一广场东

版权所有:丽军书院  备案号:晋ICP备09008404号-1